【济南红色记忆】黑虎泉小学特殊教员: 战斗在敌人心脏的济南地下工作者
发表时间::2021-03-26 09:25:00来源:济南文明网

  “在地下斗争工作中规定铁的纪律,党员要严守党的机密,在任何情况下不能暴露党组织的机密,包括对自己的亲友和爱人。”3月22日下午,98岁的王中午在家中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,回忆起他1945年前后参与中共地下工作的细节,历历在目。他仍清楚记得济南地下党一支部和二支部的成员组成:赵正阳和王馨华先后任济南地下党二支部的书记,王中午是该支部的成员,他发展了超过6名地下党员,他们3人均在黑虎泉小学任教,利用教师身份做掩护开展地下工作。

  黑虎泉小学家长联谊会联合校外群众&苍产蝉辫;

  1923年,王中午在济南出生,19岁高中辍学后,他成为济南黑虎泉小学的一名教师,“1944年,赵正阳发展我成为了地下党员。”王中午和赵正阳同一时期均在黑虎泉小学工作。

  王中午清晰地记得赵正阳进入济南发展党组织的过程。1942年,中共冀鲁边区委根据山东分局的指示,派时任汶上县行动委员会主任的赵正阳打入济南,时年24岁。赵正阳是十六里河人,从历城县立师范讲习所毕业,曾任冷水沟小学教员,1938年在范县参加抗日游击队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赵正阳到济南后,经人介绍先后在市郊王庄小学和市内黑虎泉小学任教员,在王中午印象中,当时的黑虎泉小学校址位于黑虎泉上面的庙内。

  “正阳同志那时在校担任史、地课,经常巧妙地利用课堂教学机会,讲述历史上民族英雄故事,借以激发学生的爱国心,唤起他们的抗日斗争精神。他又利用课余时间走访家长,深入做群众工作,从中发现积极分子。经校方同意,组织成立了黑虎泉小学家长联谊会,这样就把校外群众组织起来,发挥了很好的作用。”1998年,王中午与另一名地下工作者许宝笃合作完成《在山东省济南市卧底的中共红色特工》,由王中午执笔,全面介绍解放前济南地下党的工作情况,详细记录了赵正阳的事迹。

  “他紧密团结校内外群众,积极慎重地发展党的组织,开展地下工作。”王中午表示,在赵正阳四年的地下工作中,他发展了王馨华、胡福海、王希圣和王中午四人为地下党员,为以后地下党的工作开展打下了基础。

  1945年,赵正阳被捕,随后被羁押于“新华院”,受尽迫害和虐待,并最终惨死,终年27岁。“新华院是关押中国军民的集中营。”22日下午,王中午看到1951年5月中共济南市委组织部追悼赵正阳、王馨华等烈士大会留影,一眼就认了出来,“这是当年开追悼会时拍的照片。”

  盛开在泉城的“红梅花”&苍产蝉辫;

  时至今日,王中午仍对中共女地下党员王馨华牺牲的时间和原因记忆犹新。

  在济南市档案馆,保存着王馨华烈士的珍贵档案,包括她的毕业证书、服务成绩证明书、离职证明书、历任高级教员的证明书、教学成绩优良证明书、担任国语算术等科教员的聘请书、日记、与家人和友人的合影等等,还有她在《学生之友》创刊号上发表的文章。这些档案展现了这位中共地下党员鲜为人知的一面。

  王馨华祖籍济阳,1913年出生,幼时随外祖父去东北,就读于奉天女子师范。1932年随父来到济南,先后在历城县立第一中学、太平街小学、正谊小学和黑虎泉小学任教。在赵正阳的启发帮助下,接受革命思想,于1944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她利用课堂向学生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,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。

  1944年,王馨华与赵正阳一起组织“家长联谊会”,以合法的群众组织形式掩护革命活动。当年秋天,因叛徒出卖,王馨华被捕,并被关押在特务机关“泺源公馆”,特务施以种种酷刑,逼她说出地下党组织的情况,她坚贞不屈,严守党的机密,机智地同敌人斗争。后经党组织设法营救,学生和家长们联名保释,王馨华才得以逃出虎口。

  济南市档案局保管利用处处长高燕曾多次撰文纪念王馨华。在她看来,王馨华是一位江姐式的女英雄,赞美她是盛开在泉城的红梅花。“

  根据王馨华的相关资料,高燕发现,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,王馨华担任中共泰运地委济南二支部书记,她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积极开展抗战烈士抚恤活动和各种隐蔽斗争。王馨华按照上级指示,派党员打入敌人的机关、军队、军校,积极开展地下情报工作,她不惧危险,经常化装到中共冀鲁豫区党委、济南工委汇报工作,传递情报。

  1948年,为配合解放军作战、迎接济南解放,王馨华带领地下党员积极参加瓦解、争取敌军工作。王中午曾记录他与王馨华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:“1948年9月10日晚,我接到通知,赶往馨华住处……由于馨华同志曾经两次被捕,均化险为夷,目标较大,一旦济南战役开始,恐怕敌人进行大屠杀,因此,上级党组织要她暂时转移出去。”王中午称,王馨华选择留在城内继续开展地下工作,当日临走时,王中午嘱咐她一定要提高警惕,保重自己,“万万没有想到,这竟成了和馨华同志的永别。”

  1948年9月16日,济南战役打响了。经过数日激战,我军攻城部队攻入了内城。当战友们赶到王馨华的住处时,看到她胸部中弹,倒卧在东屋窗下的血泊中。战斗打响后,国民党的一个团退入市区,这个团的副团长住在王馨华家院内,王馨华趁机对这个副团长进行争取,希望他弃暗投明。在王馨华的争取下,这名副团长很快被说服,并表示愿意起义投诚,不料她的行动被该团内的特务发现。“她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。在黎明前,在济南解放的前夕离开了我们。”回想起王馨华牺牲在解放前,王中午难掩激动之情。

  隐蔽斗争 注意斗争艺术 

  在《在山东省济南市卧底的中共红色特工》一文中,王中午还记录了雷紫屏、张洁泉、徐北文、傅健行等人在济南从事地下工作的细节。

  1944年初,冀鲁豫边区党委组织部派张洁泉同志为济南地下党“政治交通员”。1945年8月,张洁泉同志又一次来济南传达了抗日胜利大好形势。根据当前情况布置了任务,并召集了有关同志宣布了党委的决定:“济南地下党一支部,雷紫屏任支部书记,许宝笃、崔云超任支委;济南地下党二支部,王馨华同志任书记,胡福海、王中午任支委。”两个“地下党”支部宣布正式成立。王中午还曾以列表展现两个地下党支部的成员情况。

  “我党我军(中共及其武装)历来重视第二战线的工作,它与第一战线互相配合,并为第一战线服务。因此在敌占区隐蔽斗争中要注意斗争艺术,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结合,政治斗争与经济斗争结合。”22日下午,王中午接受采访时,再次提到了“在地下斗争工作中规定铁的纪律”。

  王中午说,地下党组织实行单线领导,不准发生横的关系。支委之间互相不谈下属组织情况,支委会除重大问题不集体讨论,多是由支书找支委单独研究情况,布置工作,强调善于独立工作,遇到问题及时请示,不需要知道的事不要去问,自觉遵守党的纪律,避免了敌人对地下党组织的破坏。

  王中午表示,济南地下党支部,根据积极慎重的建党方针,通过广泛团结教育群众,并在群众运动中发现培养积极分子,确保党员质量。济南两个地下党支部,在地下斗争中,先后有4名党员被捕,壮烈牺牲,他们都具有崇高的革命精神,严守党的机密。地下党组织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,不断发展壮大,截至济南解放前夕,济南“地下党”两个支部共计36人(其中一支部23人,二支部13人)。

  “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,按照我党在敌占区和国民党统治区采取隐蔽精干、长期埋伏、积蓄力量、以待时机的政策,地下党的同志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,顽强机智,前赴后继地与敌人作不懈的斗争。”王中午表示,作为济南地下工作者中的一员,有幸活到今天,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,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那些牺牲在敌人屠刀下的战友们,“对他们的思念,使我们不能不拿起笔来,将他们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追述下来。”(济南时报)

责任编辑:杨 金增